讲个笑话,一文科生在知乎提问高考报了工科学起来很吃力怎么办?所有人都把题主当成了姑娘劝退。然而,但凡点开题主个人主页就知道他是个男的。

611 日 , 2022 11:34

小结
当你充分地考虑到各种最坏结果后,你就会发现男权社会的傻逼准则doesn’t work on you.
这就好像万能钥匙里的那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只要是物理伤害为零的心理攻击,基本都是这个套路。
信则有,不信则无。

608 日 , 2022 13:09

续上条
更不要因为,害怕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遇到坏人才想找个男朋友。我把这种权衡称之为「因为害怕杯子碎掉提前把它打碎」
女人,你可以单独行动。
如果有什么是一个女人做不了的,那就两个女人。

608 日 , 2022 12:54

同样的道理,不要因为害怕遇到强奸犯就不敢出去玩,你想想,最坏的情况是什么?那就是你的确遇到了强奸犯,一百个强奸犯里敢杀人的不超过7个(数据来源),那不就约等于抠个鼻屎吗,你为了这微不足道的被抠鼻屎的风险,要错过多少美食美景美人啊?真不愧是脑残级的权衡。
我要是有女儿,我绝对不会跟她说不要走夜路小心坏人之类的话,我会告诉她,真的遇上了坏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有什么是一顿火锅抚平不了的,那就两顿。不过我可能还是更希望她自己是一个变态,那么她会比坏人更强大。我希望她站在猎人的视角尾随猎物,而不是反过来。
与其害怕失去女儿,我更害怕她失去自己本应该享受的东西。
设想一种最坏的情况,如果她热爱蹦极潜水跳伞之类的极限运动,我不会说一个不字。而且就算她真的意外身亡,那么我也不会过度悲伤。她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权衡,我有什么评价的资格呢。也许飞行的视角,就是比死亡的风险更值得。
部分女孩的价值体系是有问题的,她们总是为了一件风险极小的事放弃收益极大的事,却不惜为了收益极小的事选择风险极大的事。

608 日 , 2022 12:45

这是一个很有探讨意义的话题,如何才能消除“贞洁大于命”的这种傻逼观念呢?
首先是溯源,这种观念主要应该是来自电视剧,不可否认,成年人不屑于看的国产电视剧,对小孩子还是影响很大。广电啥都审,就是不审抠鼻屎后自杀的这种脑残情节。
人类的性行为的确有点猥琐,但是有多猥琐呢,也就和扣个鼻屎差不多猥琐。但是人都有抠鼻屎的需求。谁会因为扣个鼻屎就上吊自杀呢?
有些电视剧喜欢放扣完鼻屎洗澡,而且是大洗特洗的情节。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嘛,每天出油出汗都比这多,对于懒癌来说,洗头洗澡刷牙漱口都是一件费劲的事,抠鼻屎这种小事根本无法改变懒癌雷打不动的洗漱频次。它这么放主要是为了教你自我消灭证据,懂了吧?
凡事和电视剧反着来就对了,它教你摆一张苦瓜脸,那你就欢快地哼一首小曲儿。这事儿确实值得庆祝,因为你的见识变多了,阅历变丰富了,你离成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更近了,毕竟有人为了写吸毒更真实,自己专门去吸了一把,那你以后写小黄文还不是信手拈来,另外,据说抠鼻屎有让月经更通畅的功效,多划算啊,你就把他当作一个免费的管道工,爽了还不用给钱的那种,不爽还可以反手举报让他牢底坐穿。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在乌鸦统治的世界里,纯洁是有罪的,纯洁是会被羞辱嘲讽的,在这里只有圣女羞辱没有荡妇羞辱。
建议广大女性多上某橙色hub看看,如果你自己率先成为老色批,又有谁能伤得了你?
平时多出去玩,泥地里滚一圈,菜地里追蝴蝶,树林里抓蝈蝈,沙滩上晒太阳,你就不可能有洁癖。
多找点事干,比如修几个学位,打几分工,当你沉浸在毕设/论文/大作业的deadline中,这时候一边抠鼻屎一边敲代码都不算事儿,毕竟抠鼻屎毁不了你,但是交不了差/拿不到学位证会立竿见影地毁掉你的人生。
事实上女人在性这件事上的试错机会还挺多的,因为不管他们多么危言耸听,都无法产生心理作用之外的物理杀伤力。甚至如果一个孕妇觉得孩子基因不好,还可以即时止损换做试管。但是你的学业、工作可没有那么多试错机会哦。你连活下来的机会都已经很珍贵了,更别说上学、入职的机会了。如果你从小到大没受什么委屈,这在某种意义上反向筛选了你的父母还算不赖。
不要因为害怕遇到人贩子就不敢出去玩,你想想,最差的情况是什么,就是你的确遇到了人贩子,然后把你拐到山沟沟里当老婆。按照电视剧情节,你应该觉得自己一生都毁了,痛苦抑郁发疯。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按剧本来,你可以先不着急逃跑,领略一下当地的湖光山色风土人情,毕竟以前每天在城市里吸尾气雾霾,现在换个环境体会下绿水青山也是不错的,更何况这里没有push的导师、老板。996与你无关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福祸相依,其实就算你留在城市里发展,也未必有出头之日,你虽然不戴锁链,但你依然是社畜,买不起房,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每天被生活强奸。现在被拐到山里给人当老婆,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受吧,大不了当你厌倦了之后再另谋出路。但是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在当地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了村子里的黑老大呢?毕竟以你的学识,对付那些小学都没上完的村民来说是降维打击了。你看了那么多传奇黑帮的故事,郑一嫂的故事,王紫绮的故事,有没有可能,你也可以。
咱就是说,心态好点,毕竟地球也就芝麻大点,个人的命运在时代洪流面前不算什么,那些所谓的纯洁无暇的正常长大的老婆婆们,也没有留下什么伟大的历史遗产可供后人瞻仰,为什么要着急去死呢?你和她们根本没有什么巨大的不可逾越的区别。
咱就是说,就算你躺在大山深处的某张硬板床上,也可以想想地球在宇宙中随着太阳系做螺线形运动的一瞬万里。
所以这些事情,不论是遇上管道工还是遇上人贩子,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生气的时候你都敢离家出走,现在你敢不敢换一种活法?

608 日 , 2022 11:48

【转】我刚毕业时,遇到个老师在机房剪片子,是个纪录片。内容是一个福建女孩,因为去同学家玩,被逼奸,女孩想也没想就从阳台上跳下去了。在民间看来,这是保住了清白,可从此这个女孩高位截瘫,家庭负担不起她的开销,就将她遗弃了。

最后她被当地的佛教徒收留,一群人轮流照顾她。照顾她的信徒阿姨,工作是看公厕,所以她就躺在她身边,在公厕前。有一个镜头里,苍蝇在太阳下,围着她飞来飞去。但她已经不能动了,甚至连眼珠子也不看那个绿头大苍蝇,就像我小时候常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那种,被撕破了喉咙,已经无力挣扎的羚羊,对这个世界上普通人在意的外物滋扰无动于衷,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确实已经无力再去摆脱了。

我至今还能想起她为了方便人照顾而被剃光秃秃的头,和瘦弱的,像一把干柴的身体,即便是在阳光下拍摄的许多镜头也叫我胆寒,因为它在提醒我,人在这样十来岁的年纪,也会因为一念之间而落入如此万劫不复的苦境。

在我接触的有限的素材里,最不能接受的是有时候照顾她的人为了方便把屎把尿,会把她的裤裆就一直那么敞开暴露着,男男女女,照顾她的人把她抱来抱去的时候,始终都没有什么遮盖。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因为她不能动,没有更好的条件,所以如此。无法苛责那些志愿者,因为他们也贫穷,无力,能够勉力接济,已经是信仰下挤压出来的宝贵力量。如果没有他们,可能这个女孩已经没了。

据说福建有些地方,那时候每年都有为了抵抗强奸跳楼的姑娘。因为如果被强奸,随后必然遭遇到的是人们的蜚短流长,在一般人看来一辈子也完了。

这个纪录片的一部分是我做的字幕整理(负责听完录入),我一句句听,非常震撼。编导老师是个老年女性,意味深长地跟我说,如果遇到这种事,遇到也遇到了,总要活下去,别去寻死,万一死不掉,后面的痛苦不是区区强奸后遗症几个字能形容的。贞操没有那么要紧,保护贞操实际上是女人想要尊严,可是你看这个女孩子,现在她的私处谁都可以看,可以洗,一个人的尊严早就荡然无存了。

这个纪录片我一直怀疑没法播出,但是后来听说还是播了,在中央台,只是在深夜,看的人也很少,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在这个事上没有酬劳,开始的时候是纯粹一个社会新鲜人觉得这个纪录片一定能得奖,很功利地希望共襄盛举。可是参与之后沮丧了很久,甚至连这个片的名字都没有去打听,始终也不知道。

对于从小看传统小说,一度认为女性应当三贞九烈,从一而终,应该自存清白,不容侵犯的我来说,那些整理素材,一字一句听录的短暂时光,给予了我莫大的冲击。现在回想,恍如隔世,这个女孩是否还在人世,如今怎样,也已经不得而知了。

听说逼奸这个女孩的男同学们,因为“未遂”,判处的刑罚和这个女孩毁灭的人生比起来,轻得微不足道。

某种程度上,我很感谢这个经历,它让我明白地知道,这世界对女人从没公平过。

PS:晚饭前有个妹子私信我,说她看过这个纪录片,那时候她才十几岁。这个纪录片给她也带来很大的震撼,在看到这个纪录片之前,她和我一样没有想过原来可以不用选择贞洁,更不用寻死,因为那时候普遍的认知和教育就是“贞洁烈女”。

非常感谢她告诉我确实这个纪录片真正播出过,哪怕只影响了一个或者几个年轻的女性,它都是成功的。遗憾的是,这个纪录片她也不记得名字了。如果有人记得,希望能够告知我,十多年过去了,想要鼓起勇气再看一次。

谢谢。

追笔:纪录片名字有人记得,叫《代价》,如图,感谢。 Link1 Link2 Source

608 日 , 2022 10:11

童年时期的我比现在更加傲慢,你现在见到的我,已经是收敛之后的结果。人之初,性本恶。

608 日 , 2022 9:52

我几乎不会用“女性主义成长史”这种词,因为对我来说她仿佛生来就存在,就像你不会用“贵族气质成长史”这种词,就像贵族从来就没有穷过,女性生来就没有蠢过,我生来就在傲慢的巅峰。

608 日 , 2022 9:49

说实话,如果我有女儿,如果我的女儿是异性恋,我会歧视她。如果她能带个女孩子回家,我会很欣慰。

608 日 , 2022 9:34

从前面的分析中,相信你已经领悟了方差大带来的种种好处,那么从今天起,就让我们一起来拓展女性的频谱宽度。

608 日 , 2022 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