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刷多了之后的一个特征是,阅读长文的能力下降,组织长句的能力也会下降。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23:45:25

于是经过以上的分析很容易得出结论:脾气的好坏往往与经济基础呈正相关。
越是没钱,越是脾气差,越是家暴狂。
越是有钱,越是脾气好,越是温柔怪。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23:23:35

加长语句的长度能够显著提高语言的友善程度。
我以前是不喜欢长句的,能用一个字解决的问题绝不用两个字。
比如最典型的“操”。脏话往往是字字珠玑的,而短句往往裹挟着很强的情绪。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短促和仇恨之间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联系。
一个解释是,长句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和耐心来组织语言,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消解了恨意。
现在我发现了长句的妙用。今后不必再吝啬字数了。
所谓修身养性,可能就是消磨时间吧。
当”时间“和”消磨“组合到一起,就产生了凡尔赛的味道。
你看,修身养性是要有经济基础的。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打工人的脾气总是不好。
于是我找到了我脾气差的原因——我有着和我的阶层相称的气度。
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刻板画像。
这不正常吗?这很正常。正常得就像模拟世界中的NPC,每个人都有着一张符合身份的嘴脸。
宛如正确的废话。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22:55:04

人不知道自己认知以外的事物,但人脑也是可以仿真的,在脑子里建一个沙盒世界,观察沙盒中的人物,就会发现一些自己原本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渣男的那些心里活动并非来自我的主要人格,而是来自沙盒中一个角色的表演。就像一台计算机除了操作系统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通过仿真软件能够知晓现实世界中的各种情形,小到气流运动,大到天体运行,都可以仿真预测。化未知为已知。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5:08:01

这几天阴间的怨气过重,已经影响到我拔剑 搞钱/学习的速度了,在这里立下一个flag,接下来的十个动态必须进行阳间补偿。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55:51

我为什么反对温和派女权?
因为你面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极端最恶臭的群体,却妄想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你的对立面不是普通大众,而是遮天蔽日的吸血蝙蝠。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画面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在面对一只磨牙吮血的野兽念咒语。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怎么不让街道办员工去抓捕毒贩呢?你怎么不让穿着T恤短裤的码农去抗击病毒呢?众所周知,武警是荷枪实弹的,医护是全副武装的。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36:41

总有一天,他们会废除法律上的平等,规定女子有“服杂役”的义务,包括但不限于提供性服务、妊娠与分娩。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16:39

#倒退的证据

女辅警“敲诈勒索案”,我妈一直关注着。她说起她们在陕北插队的时候,一个女知青遭到了生产队干部的凌辱之后没有人能保护、维护她,而演变成邻村的生产队干部听说了这事也到她住的地方对她施暴。后来国家下文专项整治地方欺凌知青的现象,此事才被调查出来,很短时间截案,事实非常清楚:一共逮捕了8名犯罪分子,他们都是周围当地的生产队领导,彼此之间的信息网让他们以为这个女知青就可以任人摆布。这在当地是重大案件,不久,8人全部枪毙。历史总是相似,惊人的往往不是这个相似,而是几十年之后结果的不同。

【网评】当时一旦国家下专项整治判刑就非常重,和后来的严打是一样的。是否罪至枪毙,这是历史问题,但本身这个集团侵犯的模式是一种典型行为,之前地方官员嫖宿幼女也是同层职务集团性 source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16:02

别老是拿那身肌肉说事,因为你基本没拿它干过正事。
它的作用是让你在得到就业优势时心安理得,让你在步入婚姻时有恃无恐,让你在走夜路时安然自若。
你拿它端过枪吗?拿它搬过砖吗?拿它拖过地吗?拿它拧过衣服吗?拿它炒过菜吗?
我试过,炒菜的铁锅太重,沾水的拖把太沉,冬天的衣服拧不动。论做家务,还是您合适。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体工程学都按男人来设计的铁锅,非要女人来炒菜。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到最后,
写字楼里坐着的,还是您,
大雪天扫马路的,还是我们,
喝茶看报消消乐,还是您,
炒菜掂勺洗碗筷,还是我们……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14:43

军队的作用主要不是用来打仗的,而是维稳的。
男人的力气主要不是用来干活的,而是打人的。
Muscle是秀给谁看的?老百姓。
阳刚之气是摆给谁看的?女性。
父权制延续几千年靠的是什么?最根本的就是武力威慑,无他。
只要扎破他们那一身充气的肌肉,就会发现他们立刻失去所有优势,所有光辉伟岸的形象立刻消肿,所有狐臭立刻治好,好似一只无毛之猫,既心疼又可怜。

鸦雀无声

319 日 , 2021 1: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