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日 , 2021 18:22

本科毕业那个月,去学校招聘会,中部某省top1的大学,旁边走来两个女生问现场HR:“请问招女生吗?”,hr头也不抬摇了摇头,俩人听完就去下一桌了,熟练的让人心疼。只能说她们会有这样的mindset,那个社会里每个人都有责任 source

921 日 , 2021 18:22
919 日 , 2021 22:13

呵呵

917 日 , 2021 20:59

#Secret #限时删除 仅限鸦雀有声查看

911 日 , 2021 16:57

我发现,当女性身处男性多的环境时,并不会像男性身处女性多的环境那样产生各种奇奇怪怪的反应。能够吸引我的令人愉悦的依然是女性。男性本身是缺乏吸引力的。你根本不会因为异性多就开心,你只会觉得孤独而压抑,伴随着社交能力的显著退化。

911 日 , 2021 16:35

有人把性别矛盾比作膝跳循环。这个比喻很妙。但是膝跳反应并不是什么需要压抑的洪水猛兽,就像触电了迅速缩回手一样正常,是一种生物自我保护机制,一个健康的人必然是具有膝跳反应的,没有才是一种疾病。但比喻终究是比喻,语文上绝对精彩,仔细品一下就会发现一些不同。膝跳反应是不经过大脑的,是没有情绪的,而立场是经过大脑深思熟虑的,是有情绪的,情绪在大脑中形成。虽然人们常常贬低“情绪”的价值宣扬“理智”的重要,但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发现情绪是比理智更高级的东西。情绪可以在电光火石之间迅速帮你做出判断,而理智则需要很久才能运算出结果。这就是生物和计算机的不同。而情绪的结果和理智的结果往往是一致的。如果情绪是一种算法,它的时间复杂度远小于理智,更像是一种启发式算法,在可接受的时间内给出局部最优解。膝跳反应和情绪都是生物的优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无论那些看破红尘自视甚高的人们用如何精妙的语言讽刺生物特性,我都无动于衷了。有些普适的道理,用贬义词来描述还是一个道理。比如“欺软怕硬”,面对一只蚊子大打出手,面对一只狮子瑟瑟发抖。放之四海皆准的屁话。谁不是呢?语言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褒贬无常。
有人说“没有说膝跳反射需要抑制呀,只是说,要抑制背后人的击打导致的可能会使得自己正常膝跳反应踢到对面人膝盖让对面也产生膝跳反应最终产生无限循环的那些膝跳反应。伸懒腰是一种享受,但是伸懒腰摸到别人的被打一顿,那我宁愿不伸懒腰了。”
那也得看环境是什么样子,假如一群壮汉把你围得水泄不通,那你伸个懒腰必然会摸到他们的,难道你就永远不伸懒腰了吗?再比如躺在棺材里翘二郎腿,必然会踢到腐朽的棺材板,难道你就不踢开躺平等死吗?关键在于距离,有些人自己闯入了别人的膝跳反应射程之内。
其实从棺材板这个例子可以发现,你的对手不一定需要是个活物,不一定需要回应你的“膝跳”,单单是沉默不动就足以把人活埋了。
棺材并没有给你膝盖敲一锤,是你基于理智和恐惧做出了踢开棺材板的决定。
有些人总想着找到膝跳反应的源头,总以为有“第一个敲锤子的人”,可实际上棺材什么也没做,单是横在那里,就有无数的人想踢它了,如果非要找个源头,那就是人类对于黑暗的天然恐惧和对于光明的不懈追求。
现在的情况大概是,你只身躺在一口棺材里,面对着你的还有一具骷髅,这才是与你进行“膝跳循环”的主力军,你不仅需要踹开沉重的棺材板,还要与骷髅斗智斗勇。那些勉强挣扎着爬出棺材的人,也随时可能被冰冷的手骨拉回地下……假如这口棺材是封建主义,那么这具骷髅就是封建主义的卫道士。
毕竟“膝跳循环”成立的前提是足够近的距离,即双方都在对方的射程范围之内,只有像棺材这样狭窄密闭的环境,才能构成一台“永动机”。

909 日 , 2021 14:14

To be a mosquito or a lion, that is the question.

906 日 , 2021 22:42

面对一只蚊子大打出手,面对一只狮子瑟瑟发抖。“欺软怕硬”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屁话。只要是个活物,就具备基本的生存之道。

906 日 , 2021 22:37

假如恐龙没有灭绝:我一直觉得猴子的道德和智力都逊于恐龙,所以说恐龙称霸是合理公正的,只有让恐龙掌权,才能确保社会平稳和快速的发展。不然的话,你怎么解释恐龙称霸几万年我们就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模样(通讯靠吼,交通靠走)?为什么世界上无论哪个大洲都是恐龙主导的社会呢?#恐龙的自信

906 日 , 2021 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