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上条
4. 个例隔离原则。我学习差,不代表男性智商差,只是因为我属于男性里方差大的那批学渣。男性永远有学霸,只不过不是我罢了。女生学习差,那女性的均值就在那,因为女生方差小,哪有什么女学霸,别的女生肯定跟我一样笨。换言之,男性的失败可以被隔离,女性的失败代表全体女性。

608 日 , 2022 9:17

下面详细解释一下“方差小,均值高”这句话的言下之意:
1. 争夺英雄头衔。你们方差小,说明你们拔尖的人不多,那我说最聪明的科学家,第一名都是男的,男性才是人类历史和命运的主导者,你们没意见吧?于是第一名的女生和女性诺贝尔奖得主都可以被无视。
2. 争夺统战价值。你们方差小,说明你们作奸犯科的人不多,那么我们男性才是社会的主要不稳定因素,那么社会资源、政策福利向我们倾斜没毛病吧?我们缺老婆,政府就得给我们分配,解决农村光棍的暖被窝难题,我们阳痿,伟哥就得上医保。不然我们可是要暴动的,你们听话,把你们往死里压榨都不会有问题的。所以我们有统战价值,因为我们会摆烂,女人有什么统战价值呢。于是我们女变态都是隐形人,看不见是吧?
3. 提高门槛合理性。你们均值高,你们天生比男人更细心更努力,那么提高你们女生的录取门槛没毛病吧?给我们降分录取没毛病吧?毕竟细心的男人万里挑一,细心的女人比比皆是。这就好像中国人数学好,那么提高他们的录取门槛没毛病吧?

608 日 , 2022 9:07

有时候,刻板印象并不是由明显的贬损造成的,而是由那些看似不起眼却意味深厚的心机话术。比如说“女人都是蠢货”,几乎毫无杀伤力,但是“女人方差小”,“向老婆普及”,就直接坐实了你的愚蠢。这绝对不是什么过于敏感,那些语言背后的傲慢,都是真实存在的。

608 日 , 2022 8:45

前几天李的事情之后,一堆人在科普,但科普对象一般都是孩子、同学、妹妹等阅历尚浅的幼稚群体,而我身边的人几乎早就人尽皆知,以至于连瓜都算不上,想科普都找不到对象。直到今天,我头一次听说了“跟老婆普及”这种说法。我立刻就嫉妒这个男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老婆不太聪明,和幼稚园小朋友一个段位,说明在谈恋爱结婚的漫漫长夜里,他们一次也没有谈过三观,否则也不至于李翻车的那天才刚刚知道,大学四年我跟同寝室的室友说过的闲话都比这多。这说明他们的婚姻,是信息完全不对称,智力完全不对等的,你说她是未成年我都信。这样的话,即使他出轨,她大概率也发现不了。也就是说,他娶老婆,纯粹是为了做爱或者生孩子罢了。这才是我嫉妒的地方。我也想要一个那么蠢的老婆。本质上,“科普”这件事就不应该发生在同辈之间,这才是这句话令人不适的根源。

608 日 , 2022 8:32

如果有人说,男生方差大,女生均值高,不要觉得TA是在夸你。方差是衡量一个物种自由程度的关键指标。鸦族的使命是致力于拓展方差的下限。我们,就是变态。我们是是坏到骨子里,烂到根里,暗到令黑洞自卑的撒旦之母。我们的频谱宽度是±inf。

608 日 , 2022 2:05

https://m.weibo.cn/detail/4777325918424108
男人就是事多,每天24小时发情期,他这一发情,不知道害多少同事半夜爬起来开会给他收拾烂摊子。男人上班不干活意淫女人,下班也不干活,两头都是垃圾。我都懒得奸他,直接片成片,拌成泥,捏成丸子,热油下锅,撒上葱花孜然,大火收汁,再灌回肠子里,最后用金针菇缝合屁眼,我给这道菜取名叫莫比乌斯环。论恐怖主义,咱鸦族可没输过。

608 日 , 2022 1:48

三体不是一本完美的书,但依然是一本优秀的书,四大名著你可以不看,三体你必须看,因为它的典故已经成为了人们交流中日常用语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一本国民级的书。

606 日 , 2022 13:40

又想起了三体里太阳系被二维化时的情节,“逃逸速度是多少?”“逃逸速度是光速。”
事实上东亚社会又何尝不是正在经历一场被野蛮的儒家二向箔降维打击的灾难。唯一能拯救东亚社会的是东亚的女性。
这里没有光速飞船,没有世外桃源,这里有不放弃的女性。
那些习惯于和污垢共存的人类真的毫无逻辑可言,人们明明都知道,那些猥亵男童女童的老师是男性,却还敢甚至是大张旗鼓地招男老师,不知道家长们是否提心吊胆。人们明明知道,那些贪污受贿,用一个小区来安置情妇的贪官是男性,却依然巴不得男人当官,不知道纳税人是否心甘情愿。人类在故意为犯罪创造土壤。人类留恋犯罪。似乎这日子过的不出几个花边新闻就无瓜可吃。

606 日 , 2022 13:20

有的男人头脑真的很简单,以为找个女人传宗接代续上香火了将来就有人给他养老了,事实上你孩子不杀你就不错了,要感谢孩子的不杀之恩,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若是不付出就别怪孩子弑父。

606 日 , 2022 12:38

【转】关注我比较久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我是单亲家庭出身,和生父没有联系,我对此也并不忌讳。今天和我信任的两个女性朋友聊完东亚家庭的扭曲,我更确认了“父亲缺位”对我是一种strength而非缺失。我没有一个生物意义上无法切断的爹去please,去崇拜,去纠缠。没有弑父的需要,便没有弑父的负担。父亲的缺位并没有让我失去太多,却从小教会了我一个极其重要的道理:爹会犯错,爹是可有可无,爹是我可以唾弃甚至无视的存在。From 大爹 to 小爹,我生来就don’t give a shit。 source

联想到了另一个事情,就是有些人常常嘲笑美国只有短短几百年历史,中国历史是很长,但是他们看不见中国历史里面的几千年血泪,我承认,精华是有一些,但这不是今天讨论的重点。也许正是因为短,才没有那么沉重的弑父的负担。但是现在出生的中国女孩,几乎一生下来就背负着对父权社会的血海深仇,我们读不到先辈们鼓舞人心的故事,没有人为我们铺平道路,因为我们就是先辈,弑父之路任重而道远,弑的就是父权社会。

606 日 , 2022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