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觉得虫子的母亲很可怜。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村庄,一个民族,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诅咒,才会生出虫子那样的生物。也许只有被女娲亲吻过的母亲,才有资格诞生女婴。

1108 日 , 2021 14:46

即日起,本频道将搁置谦逊、严谨的美德,做一个普信且傲慢的人。

1108 日 , 2021 14:23

life is so limited
人生那么有限
凡事求最优几乎不可能
以一定概率接受差解
说不定能在有生之年获得幸福
——模拟退火算法
#工科知识中的人生哲学

1108 日 , 2021 13:53

如果你吃了一顿付不起的霸王餐,那么你的结局是给饭店洗碗打工。这是非常合理很容易想通的场景。
同理可证,如果你上了一个付不起的女人的床,那么你的结局是给她家洗碗打工。
但是这个时候会有一大堆虫子质问,凭什么?
凭它们自己说过的话。
凭据1:所有虫子认可嫖娼需要向女方付钱,无一人质疑。详见https://twitter.com/onlyswan/status/1451327095754297351?s=21
凭据2:不存在两情相悦的情况,虫子对女人只有生理上的需求,不存在欣赏。详见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3788501/answer/2182635494
结论:不论是嫖娼还是结婚,都是同一种需求的不同表现形式。
但是有相当多的虫子不愿意为结婚付钱。这就是虫子精神分裂的地方了。而且绝大部分虫子还支持嫖娼合法化,为某虫嫖娼被抓忿忿不平。
这就是虫子的愚蠢之处了。我是不反对嫖娼合法化的,凡是能加速婚姻制破产的因素我都不反对。但是这些虫子却没能理解上层决策者的苦心。仿佛嫖娼合法化了它们就能嫖得起一样。假设之前的爆料内容有半分属实,那么嫖一次一万块的价格也是绝大部分工薪虫子所无法承担的。它们很快会发现嫖娼比房贷还贵,甚至贵的多。省吃俭用才勉强能维持一月一次的频率。正是考虑到虫子们的经济状况,“伟大”的决策者才发明出婚姻这个价格体系混乱,理论水平不足的法外之地,供虫子们避难,但是这些虫子显然没有领悟,嫖娼违法保护的是它们自己。因为一旦引入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像婚姻这种依靠计划经济供给的廉价公益商品必然被淘汰。
所以,回到开头,如果你无力支付昂贵的嫖资,你就得付出金钱的等价物——劳动。包括但不限于,洗碗,做饭,洗衣,拖地。
以上推理均基于虫子的价值观——性交需要付钱,女性无灵魂,不存在精神交流。
你可以在背后说饭店老板的坏话,但是你需要给她打工。你可以说老板没灵魂,可以说老板愚蠢,可以说老板没文化,但是洗碗不能停下。因为你自己认同,吃饭需要付钱。
To be a worm or a human, that is the question.

1023 日 , 2021 13:07
1012 日 , 2021 9:19

男司机错把油门当刹车谎称特斯拉刹车失灵被判赔5万

1012 日 , 2021 9:19

1011 日 , 2021 14:44

1011 日 , 2021 14:44

1011 日 , 2021 14:44

1011 日 , 2021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