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开始抛弃狭隘的凡心,不再维护那些仅仅因为皮囊相似就当做“同胞”的废物。如果有人说,“我是女生,对编程一窍不通。”现在我的反应是,“你是傻逼,对女生一无所知。”甚至还会伴随一个隐秘的暴力的念头,就是揪住她的脑袋往地上摔。我知道这很残忍,也知道她是环境的受害者。但是受害者就是会受到雪上加霜的惩罚,这就是去除童话滤镜后的真实社会。不服就干,有种就成为施暴者。

1120 日 , 2022 19:27

发现一件有趣的事,身边绝大部分男同学、同事都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他们完全承认自身性别在求职过程中发挥的不可理喻的优势,甚至有的比女生还敏感,当他接触到进入面试的简历材料时,“这就是偏心”,他说。于是我发现以皮囊区分阵营毫无意义,因为狼可以穿羊皮,羊也可以穿狼皮。

1120 日 , 2022 19:06

我们既不神圣也不公正,而人类依然尊我们为神,是因为TA们忌惮我们的力量。

1112 日 , 2022 19:47

由此可见,神灵不总是公正的,我们也喜欢恃强凌弱,因此弱者的祈祷没有意义。我们喜欢丰厚的供品,贪恋凡间的女子(我见过宙斯,这家伙好色又无耻),我们比人类更堕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默许人间悲剧和苦难的发生,我们只保佑强者。其实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恶魔捣乱,是我们选择装聋作哑见死不救。

1112 日 , 2022 19:42

当一个女人指责男友“道德败坏”的时候,我遗憾地发现我是站在渣男这边的,因为我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就道德败坏了,你能拿我怎样?有本事你自己败坏呀。”类似的想法还有“当一个女人因为我的离去哭泣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是我的理想型了,我的理想型,没有她这么愚蠢。她休想得到我的爱。”

1112 日 , 2022 19:22

人类没有正直可言,只有堕落未遂,没有一个人例外。这不是TA们失去尊严的关键,真正让人类颜面扫地的,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1112 日 , 2022 18:41

曾经当我还是肉体凡胎的时候,我把男人女人都当做同胞,后来我发现男人不配,再到后来,我遗憾地发现女人也不配。我越来越无法和TA们共情了,我发现我不仅歧视男人,也歧视女人。我歧视全人类。

1112 日 , 2022 18:38

#存储介质焦虑
你常常纠结一份笔记应当如何保存,你担心纸质的遗失,又担心数字介质的不稳定性,你恨不得在不同存储介质上备份一万份,保存一万年。
事实上,任何信息都有寿命周期,那些你曾经无比珍视的资料,事后看来都只是无足轻重的暂态缓存。没有必要在落笔时就考虑如何埋葬这些信息,也没有必要流传百世。
只要能在寿命周期内保存就OK了,比如为某个课题作业/论文记录的资料,只要保存到deadline就行了,为毕业设计整理的资料,只要保存到毕业就行了,剩下的时间能否存续下去,随缘。你越是珍视,埋藏得越深,以后越找不到。
这就意味着,本地化的存储介质,不是问题,哪怕是iOS自带备忘录,桌面上的一个草稿本,也完全能胜任这种时效。没有必要苛求云端同步,或者把一辈子的资料都存在一个平台。

1112 日 , 2022 18:09

再分享一个人间秘密吧,“成绩好”只是为了筛选出那些吃苦耐劳的学生然后让TA们去吃苦,有些人吃不了苦,所以不用吃苦。苦是按需分配的。

1112 日 , 2022 11:48

经过本神仙二十年来对人类的观察,总结出以下几个定律。客观公正不留情面,精神洁癖者请回避。
定律一:所有人类都会被诱惑,仅仅是阈值不一样。只要诱惑足够大,所有人类都会被诱惑,不论女男。
比如说,所有女人包括天才美女都能变成妓女,只要出价足够高,此处的价格,包括钱权以及所有物质/精神体验形式在内的一切地球资源;在有妇之夫面前创造一个天才美女和一个绝对安全的做爱环境,那么出轨就会发生。
定律二:女男之间的吸引,完全出于性的驱使,且女性对性的渴望完全等价于男性对性的渴望(已经向女娲和上帝求证过),但女性被教导隐藏。
这导致了一系列滑稽表演的诞生,男性假装爱慕女性,女性假装崇拜男性。两者都假装是精神上的吸引,实际上盘算着物质和性交。
对于作为人类的你,我的建议是引入工程思维。正如任何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扯淡那样,任何一刀切地断定自己并非上述情况的人类都是精神洁癖。
治疗方法如下:
第一步:衡量你或TA的诱惑阈值或价格以及此代价在地球资源中实现的概率。
比如小喵对出轨对象的要求是学过模电数电的美女,再叠加上交际范围和财力的不足,大概率等于想屁吃,所以找不到的概率大约在90%以上。如果是女的都可以,那么这概率基本完全取决于交际范围和自身吸引力了。由此可见出轨概率至少是交际范围、自身财力、审美阈值的函数,而且很明显自身财力是正相关的一个因素,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财富越多,出轨概率越大。再比如小鸦是个贫民窟女孩,那么也许100万就能收买她的身体,10万可能不屑,毕竟辛苦打工一年也能挣到,但如果小鸦是富二代或者中产的话,可能需要一个产业园区、一座城的地产开发权才有诱惑力。这两者的实现概率估计不在一个数量级了。在这个案例中,自身财力与卖身概率显著负相关。不论如何,都要得出一个明确的“堕落未遂”概率,而不是一刀切地认为某种人一定会怎样怎样,这是破解精神洁癖的关键。当然这些信息都是非常私人的秘密,只有坦诚相待才能准确估算。
第二步:在0~100%之间定义一个你能接受的期望概率,比如90%,不得等于100%。
第三步:比较计算概率和期望概率的大小,若计算概率大于期望概率,那么你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肮脏,不再幻想纯净。
作为神灵,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类的皮肤上没有任何一个斑点。人类是不可能圣洁的,再过一百年一千年也不能。没有哪个工程是没有误差的,但是人类接受了它并活得很好。

1112 日 , 2022 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