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日 , 2022 11:12:57

爱具体的人,而非抽象的人。人类的绝大多数纷争和痛苦的根源,在于受到抽象概念的毒害,从此心里构建的幻象高于真实自然,人们对抽象的国家,抽象的大学,抽象的性别津津乐道,却不愿意相信捡破烂的老人是国民,吃喝嫖赌的同学是校友,数理极差的学渣是男生。某些抽象概念本就不堪一击,比如你仇恨一个国家,并不会仇恨具体的民众,你认可一所大学,并不会崇拜具体的学生,你清晰地知晓学历光环之下隐藏着众多草包与人渣,但是你仇恨女性,并认为所有女性都应当是愚蠢软懦无理取闹不爱打游戏不爱科幻不关心政治却精通化妆的傻逼妇人,活该受歧视。即使你看到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女屠夫,或者专业能力极强的女同事,你只会觉得这是个例,你会把她们划归到第三性,丝毫不影响你对“女性”的看法。这就是为什么,你数学总是学不好,证伪一个命题只需要一个反例,但是为了否认这个事实,你把自己的脑回路剪断,让理智不导通,让自己永远也得不出这个结论。这也是为什么,作为HR的你,需要小心翼翼地筛掉那些名校学渣,却不愿意给任何一个女性面试机会。抽象概念对你的影响,已经远大于具体的人。认识具体的人、动物、植物,从抽象的迷宫中解脱出来,你会发现生活是如此美好。不但能节约大量时间追寻你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偶遇一些令人愉悦的serendipity。爱具体的人,而非抽象的人。

评论

  1. 小小黑
    Windows Chrome
    8月前
    2022-3-26 9:28:38

    身为一个理工科男生,真的巴不得有能在学业上搭上话的女生,可现实是这样的女生真的太少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一群大老爷们互相讨论bug。
    每次看到班里那些女生写的代码,血压真的蹭蹭蹭往上涨。
    (好在我们实验室还是有几个女性大佬,但比例还是不高)

    • 博主
      小小黑
      iPhone Safari
      8月前
      2022-3-26 11:28:58

      只要有一个反例,就足以说明这与生理无关而与环境有关,环境就像模具一样,把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个体碾压成既定的形态——愚昧无知软弱可欺,“女性”早已成为一种意识模具而非生理性别,把任何一个人扔到这样的模具里,那么她/他大概率就会废掉。
      但你的语气,似乎对这种环境颇为满意,认为有些人活该受到环境的毒害。那么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地域之间,民族之间,阶级之间,类似地,北京上海人可以认为其他地方的人考不上985211,是因为他们活该受到环境的毒害;富人更适合当官,因为富人从政率更高;穷人活该没文化,是因为他们天赋不行,胸无大志,只关心柴米油盐,所以不适合担此重任……当你试图将环境合理化时,那么你也会受到环境的限制。
      类似的句式还有很多,比如每次看到老爸不会用电脑时,看到男生焊的电路板时,看到男生做的PPT时,血压蹭蹭蹭往上升。但是我们几乎不会把这种能力的缺失归咎到性别,比如当一个外卖小哥送错地址,你不会放在心上,当一个女骑手送错地址,你可能会光速联想到,啊,女人都是路痴吧,女的果然不适合干这一行!我们都是这个环境中组成模具的一份子。这是一种悲哀。
      我们常常忽略具体的人,而试图用模具来代替她/他们,谈到亚洲人,就是眯眯眼书呆子,谈到女性,就是胸大无脑傻逼妇人,谈到男性,就是野蛮暴力自私自利。记住,世上不仅存在女性加工厂,也存在男性加工厂,男性也是有模具的。幸好,我的同学中有一些正常人,那时我才知道什么叫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不过,我属实没有见过完全脸谱化的女性,她们都晓得来这人世间走一遭是为自己而活,所以,至少在我的认知里,温柔体贴贤妻良母是未经证实的虚构的幻象。
      我建议,警惕那些两个人以上的抽象概念,关注具体的人,具体的姓名。比如同事小明是个怎样的人,同学小红是个怎样的人。你会发现,即使是在同一个大学同一个专业同一个课题组里,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脸孔、性格和故事。
      编程能力,究竟是取决于性别还是性格?再深入一步你会发现,那些编程能力强的不过都是兴趣强烈热爱装逼才喜欢上的写代码,你会发现不论是男女都有具备这种特质的人,同样地,你也会发现很多直至毕业也没打通任督二脉的“无天赋”学渣,男女不限。只不过环境的作用使得那些被贴上“女性”标签的人,受到了更多的劝退、更少的鼓励和更少的同行交流机会。
      你说你很想在学业上与女生交流,实际上是个伪命题,因为事实表明不论男生女生,都更喜欢在同性之间交流学业而羞于寻求异性的帮助,以避免暧昧的嫌疑。说白了,人们只是想和美女/帅哥交流学术问题,而不是和丑女/丑男。
      由于本人皮糙肉厚,所以在成长过程中才没有被模具束缚,但我不认同其他人就活该受到环境的毒害。也许我的废话有点多,你可能也听不进去,没关系,我只是享受表达的过程,但我还是留有一丝希冀,也许你能记得,至少有那么一个具体的人,一个名为鸦鸦的博主,既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从模具加工厂逃出来了。

      • 小小黑
        鸦鸦
        Windows Chrome
        8月前
        2022-3-26 11:43:23

        你似乎有点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想要改变女性的“被标签化”,就应该靠全体女性的共同努力,如果有一天,理工科女性总体的数量和水平追上男性甚至超过男性,自然也就不可能存在任何对女性的歧视。如果女司机出事故的比例与男司机持平甚至更低,也不会再有人害怕女司机。
        但现实是侧重于感性的工作女性比例明显更高一些,所以很多女性才被贴上“不适合理工”的标签。不过很幸运的是,至少我身边的家庭都没有这种男女偏见,我堂姐就是学的测控,她的家庭也非常认可,在学校也没有受到什么性别上的歧视。
        这是个比例问题,要知道一个群体很容易就会被大多数取代,我很认同有个例的存在,但是个例很容易被大多数所代替,即使这是不公平的。
        不过如果HR或者其他人仅仅是对方是女性就否认了她的实力,那我只能说这个人没有礼貌。在理工圈,虽然女性总体比例不高,但能力绝对不会差,就像我们实验室的那几个学姐,取得的成绩并不会比男生差。能在这种大环境的歧视下还能通过筛选的人,其实力绝对不会低

        • 博主
          小小黑
          iPhone Safari
          已编辑
          8月前
          2022-3-26 12:40:17

          事实上女司机出事故的比例一直比男司机更低。根据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交通肇事罪特点和趋势(2016.1—2019.12)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在交通肇事行为人中被告人为男性占比为94.60%,女性占比为5.40%。 其中,女性驾驶人平均万人发案率为0.25,男性驾驶人平均万人发案率为2.20,是女性驾驶人的8.8倍。
          另外女生的总体升学率保研率也已经超过了男生。但事实是什么并不重要,只要标签在那里,偏见的影响是大于事实的。你的认知也佐证了这个影响。
          先不论这种无为而治就会自然平衡的做法是否有可能,即使在大数据上成功了,也不会有人记得她们的成就,甚至是刻意忽略隐瞒甚至捏造臆测,就像新增病例数那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另外,我们不妨想想如果法令没有强制规定休渔期会发生什么——竭泽而渔。自然是不可能在人类的贪婪下无为而治就自动达到平衡的。
          你提到了社团,那么我估计你只是一个大一大二的学生。是的,女性已经在毛入学率上取得了成就。但是等你大四毕业,你就会发现那些你曾经尊敬的学姐们,在找工作时竟猪狗不如。你能轻松地拿到很多你看不上但是她们却得不到的offer。如果升学,那么你们将更晚发现这一事实。

          • 小小黑
            鸦鸦
            Windows Chrome
            已编辑
            8月前
            2022-3-26 13:18:12

            首先道个歉,我特意去搜了下,发生重大事故的概率确实是男司机更多一点,是我主观臆断了orz
            关于社团,确实,我还是个大三在校生,只能在学校里并没有性别歧视这一说。但社会上确实也存在你说的那种企业,我个人觉得多半是生理方面,比如不想支付女性产假时的薪资或者生理期的休假等等,而不是歧视女性的工作能力,不过这种歧视更加致命—这是无解的。
            看了下你之前那篇保研边缘回忆录和一些脑电波,感觉没有必要如此悲观,就像你说的,身边还是有不少正常人的。过于悲观只能是自己受伤,对改变大环境没有什么帮助,还是要积极一点

          • 博主
            小小黑
            iPhone Safari
            8月前
            2022-3-26 17:25:19

            无解?还是说单纯不想解?
            解决的方式有很多种,同休育儿假就是一种,只不过根本没有人愿意把它提上议程罢了,甚至连可行性研究都不愿意做。做了然后得出不可行的结论是一回事,不做是另一回事。
            盲目的乐观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正视惨淡的现实,并不是一种悲观,而是一种远见。

          • 博主
            小小黑
            iPhone Safari
            8月前
            2022-3-26 17:30:54

            另外,生理期是没有休假的,大多数情况下也不需要休假。有些人常常拿生理期说事,引用别人的一句话来说,“比起勃起中的男性,我更愿意相信生理期的女性。”

          • 小小黑
            鸦鸦
            Windows Chrome
            8月前
            2022-3-26 17:35:29

            求同存异吧,性别问题暂不讨论了,问一下网站的问题,你有没有遇到过被别人多次尝试登后台的经历,我这几天看到有大量后台登录请求,基本上都是admin和其他比较容易猜到的用户名,密码也多半是简单的组合,虽然暂时没有被猜出密码,但一天几十个这种暴力试错的登录请求,心里还是有点慌

          • 博主
            小小黑
            Windows Edge
            8月前
            2022-3-26 17:45:43

            很正常,WS插件每天都会记录很多尝试登陆次数,有时候好像会采取封IP的措施。不过我的破站就这样不管不顾很久了似乎也没什么意外发生。应该没有猜对密码的。不过也有可能是已经被黑了我没察觉。

      • 小小黑
        鸦鸦
        Windows Chrome
        8月前
        2022-3-26 11:58:23

        我在的实验室,根本不存在对女性的歧视,如果硬要说,不如说是对男性歧视更大一点。
        上一届纳新的时候,为了能多招几个女生,甚至单独降了难度,如果女生与男生成绩相同或者稍弱,优先考虑女生,即使这样最后男女比例还是8:1(参加笔试的比例大概4:1,到最后只有1个女生通过,剩下的都属于那种来混的,就这还是在降低难度的情况下,不然那一届就全是大老爷们了)。
        最重要的是,参加笔试的人很大一部分是计算机社团的人,而这个社团是我跟几个朋友亲手带的,所有社员都是一起听课一起练习,根本不存在什么男女偏见,甚至学姐还为那些女生亲自开小灶单独讲解,到最后还是只有一人勉强达标,剩下的基本上是什么也不会的那种。虽然一个社团也无法代表太多,但至少也能看出问题所在了

        • 博主
          小小黑
          iPhone Safari
          8月前
          2022-3-26 12:55:09

          我在的研究所,调剂宁可招N个非常普通的男生也不要清华女生,这甚至不是HR能决定的。女生的简历一份也不会进面试。男生只要投了简历学历过门槛都会给一面。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