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日 , 2021 22:14:39

还有一种小作文,特别喜欢意淫“女兵被俘后的悲惨下场”,还有一篇“海豹人”的文章广为流传,动动脑子想想,砍去四肢还能存活,这医疗条件太牛逼了,还打什么仗啊,直接拿医学诺贝尔奖吧!

原文如下:
据说这种所谓海豹人就是越南军人对我军被俘女军人的一种惨无人道的惊世“壮举”。
说通俗了,也就是当时我军被俘的女军人遭到了越军的残害,不仅被轮奸还被砍去胳膊和腿然后再给其缝上伤口,让其活着,和海豹一样只能蠕动,而不能行走。
据说在交换战俘时,我们的这些海豹人要求自己的战友给自己一枪,以结束屈辱的生命。
事实假如真的如此,那么可以说越南军人比当年的日本鬼子还要残暴百倍,如此的举动残忍的程度,用灭绝人性一词也显得苍白了。
巧的是我在某部记者站从事新闻采访已经四年了,正要调动的时候接到了上级首长的命令,和其他同志一起组成了联合调查小组,调查“海豹人”真相。
命令要求此调查不能张扬,不能公开,确保在保护当事人隐私的前提下低调、但又必须抓紧的,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
三个月,要涉及到十一个省区和直辖市,还要找到直接当事人,并且还不知道人家肯否配合,其难度可想而知。
我们首先到一个大的边陲城市的部队战史档案馆翻阅大量的资料,但是毫无有关此问题的点滴线索。
于是,我们开始走访当年反击战的主要指挥员,遗憾的是有的指挥员已经辞世,在世的老首长基本上都对当时这一幕予以了否定。
一位当时处理战俘事宜的离休正师职首长告诉我们,战后在友谊关进行交换战俘的时候,他并没看到有我军的女战俘被交换过来,而在他手上倒是有两批共三十二名越军女战俘被完好的转交给越方,其中还有一名正营级的少校女参谋。
不过老首长告诉我们,战俘交换共进行了九批次,他只是交接了三批,便调动了岗位。
他建议我们寻找他的后来继任者继续了解,并建议我们到相关部门去查阅当时被俘人数的上报统计表格。
但是查阅资料的要求被有关部门以保护隐私的理由拒绝了,我们也表示完全的理解。
我们决定去一趟越南,经边境部门和越方的磋商,我们顺利的进入越南境内。
一名当年参战越军的老少尉排长被我们请为了向导。
他首先先带我们参观了几处当年的战场,从倒到地上已经长满青苔炸断的横七竖八的树木上,还隐约能想象出当时战况的惨烈程度,甚至还有被T-62型坦克碾压的痕迹。
“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因为成千上万的地雷还没清除掉。”
向导黎文卫这么告诉我们。
他自己说他从未见过中国女兵,更没见过有被俘的女兵过。
“你们中国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男人不够,女人才上了战场,你们应该不会派女兵深入进来的吧。”
黎向导似乎很肯定。
当时只是坚守一块高地,并没参加过进攻的黎文卫的话自然不能作为结论。
不过他的建议倒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他说他的一个战友和当时越军前线指挥部政治部的一个官员关系很好,而这个官员的老上级便是后来处理战俘事宜的阮见南少将。
费了颇多的周折,甚至被拒之门外的境遇后,我们终于见到了阮见南将军,不顾此刻的他已经退休,在海边经营着一家餐厅和一家酒吧。
交谈以后,他断然否决了有“海豹人”这一说法,他认为由于交战方的深刻敌意,对待俘虏也的确出现过虐待的情况,但所谓“海豹人”他自己也是后来听说的,并不真正见到过。
他说他的同僚也都只是听说而没见到过。
他说:“请相信不是由于我们曾敌对双方,而不说实话。我的确收容过你们的女战俘,但都是完整的人,并且也按照双方的约定交还予贵国了。而海豹人是不存在的。”
他告诉我们,凭当时的医疗卫生条件,别说砍掉四肢了,即便是断了一条胳膊,也很难得到有效的治疗。
“当时我们是两线作战,就是柬埔寨和你们,物资十分匮乏,药品也紧缺,从俄罗斯订购的药品总是不能如期到达。加上医生、护士具备专业水准的不多。”
他说:“在这样的条件下,你很难想象出所谓人的四肢被砍去还能存活的可能。”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