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日 , 2021 13:07:47

如果你吃了一顿付不起的霸王餐,那么你的结局是给饭店洗碗打工。这是非常合理很容易想通的场景。
同理可证,如果你上了一个付不起的女人的床,那么你的结局是给她家洗碗打工。
但是这个时候会有一大堆虫子质问,凭什么?
凭它们自己说过的话。
凭据1:所有虫子认可嫖娼需要向女方付钱,无一人质疑。详见https://twitter.com/onlyswan/status/1451327095754297351?s=21
凭据2:不存在两情相悦的情况,虫子对女人只有生理上的需求,不存在欣赏。详见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3788501/answer/2182635494
结论:不论是嫖娼还是结婚,都是同一种需求的不同表现形式。
但是有相当多的虫子不愿意为结婚付钱。这就是虫子精神分裂的地方了。而且绝大部分虫子还支持嫖娼合法化,为某虫嫖娼被抓忿忿不平。
这就是虫子的愚蠢之处了。我是不反对嫖娼合法化的,凡是能加速婚姻制破产的因素我都不反对。但是这些虫子却没能理解上层决策者的苦心。仿佛嫖娼合法化了它们就能嫖得起一样。假设之前的爆料内容有半分属实,那么嫖一次一万块的价格也是绝大部分工薪虫子所无法承担的。它们很快会发现嫖娼比房贷还贵,甚至贵的多。省吃俭用才勉强能维持一月一次的频率。正是考虑到虫子们的经济状况,“伟大”的决策者才发明出婚姻这个价格体系混乱,理论水平不足的法外之地,供虫子们避难,但是这些虫子显然没有领悟,嫖娼违法保护的是它们自己。因为一旦引入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像婚姻这种依靠计划经济供给的廉价公益商品必然被淘汰。
所以,回到开头,如果你无力支付昂贵的嫖资,你就得付出金钱的等价物——劳动。包括但不限于,洗碗,做饭,洗衣,拖地。
以上推理均基于虫子的价值观——性交需要付钱,女性无灵魂,不存在精神交流。
你可以在背后说饭店老板的坏话,但是你需要给她打工。你可以说老板没灵魂,可以说老板愚蠢,可以说老板没文化,但是洗碗不能停下。因为你自己认同,吃饭需要付钱。
To be a worm or a human, that is the question.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