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0年12月

2 篇文章

写给做题家的话
写给做题家的话—— 我寻思着我这辈子做不了科学家,但是还有机会叫醒做题家。 我寻思着这些东西学校不教,父母不教,只能任由经验的偏见裹挟历史的车轮带向火坑。 有多少人认为”力是维持物体运动的原因“?又有多少人认为”做题特质是维持女性喜爱的原因“? 求偶焦虑的错误解法 为啥男生能把”求偶“搞得这么复杂? 恨不得报个PUA速成班,连哄带骗日夜撩骚,泼出去…
血书|一封来自血小板的信
尊敬的女王陛下: 我是你的子民血小板,每个月我们都会在厕所碰面。虽然我调皮捣蛋爱涂鸦你的床单,但是你也不能管我叫姨妈呀,我有那么老么?或许你还不知道吧,大人也有专用的“尿不湿”,晚上穿条安睡裤我就老实了。 前些天当我听说月经互助盒的时候特别开心,我由衷地为陛下感到高兴,但是也会产生疑惑,为什么卫生巾没有以自动售货机的形式出现,顺带出售卫生纸等用品,…